Monday, August 20, 2012

鲁迅有约?


鲁豫有约还是鲁迅有约?曾几何时,我把它们给混为一谈,其实没有什么“鲁迅有约”等东西,是我脑袋错乱了。那时的“鲁”就让我想到鲁迅这个人。鲁迅是真名吗?也许“要不然叻?”已在你心中冒了出来。鲁迅,真名为周樟寿,鲁迅是他发表文章用的笔名。就好像,翻看《学海》报刊时,时常看见的白水先生,黑色水母,九把刀等。


那么鲁迅让我想起了什么?不多,只有什么《阿Q正传》,民国,文学,革命而已。我这只井底之蛙要加油了。


打开箱子,灰尘都上了大概一成了。也许是时间的累积,我才发现我很久没打开这个装满自己“法宝”的老箱子。里头,我看见一张熟悉的脸蛋,一个大家都看过的脸,鲁迅先生。这本书,大概是N年前的杰作,那时的我,以为以自己的功力,不出几天,应该可以“杀”完。也许,高估了自己,到了今天我才将它握在掌心,想起当时的它,未被我“宠幸”就被抛去冷宫,真有点可惜。有句话说“只要留着有用的身躯,将来便有效国的机会”,如今,正合了意。


这本书,还没看完,脑子里对他的记忆,模糊得很。只记得,这位伟人,原本是当一位医生,后来明白要医好中国人,不是医治他们的身体,而是医治他们的思想。所以,后来的他,才当上文学革命家。


中五的时候,是一位个子娇小的女老师,将一篇名为《血馒头》的文章让我们默读与作答。血馒头,描述着中国人的愚蠢,他要以这篇文章唤醒沉睡的中国人。也是这篇文章,我认识了鲁迅先生,接触了那有深度的文章。


下一页的标题《连番打击》,我来了。

Tuesday, August 14, 2012

战友的泪

这个sem的大考,我有够大胆下,竟然真的是last minute。进到考场,什么都不想了。乖乖的作答,看见有读到的,便沾沾自喜,没读到的,便叹一口气。眼见一位战友,为试卷空白而落泪,我心也跟着寒了起来。不时提醒自己,不必看得太重,一切顺其自然。其实,成败在考官喊停笔的那一刻起就成了定局。凡事看好的一面,至于它的负面,我们就给它站在那小小的冷宫就好。做最后的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