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0, 2012

鲁迅有约?


鲁豫有约还是鲁迅有约?曾几何时,我把它们给混为一谈,其实没有什么“鲁迅有约”等东西,是我脑袋错乱了。那时的“鲁”就让我想到鲁迅这个人。鲁迅是真名吗?也许“要不然叻?”已在你心中冒了出来。鲁迅,真名为周樟寿,鲁迅是他发表文章用的笔名。就好像,翻看《学海》报刊时,时常看见的白水先生,黑色水母,九把刀等。


那么鲁迅让我想起了什么?不多,只有什么《阿Q正传》,民国,文学,革命而已。我这只井底之蛙要加油了。


打开箱子,灰尘都上了大概一成了。也许是时间的累积,我才发现我很久没打开这个装满自己“法宝”的老箱子。里头,我看见一张熟悉的脸蛋,一个大家都看过的脸,鲁迅先生。这本书,大概是N年前的杰作,那时的我,以为以自己的功力,不出几天,应该可以“杀”完。也许,高估了自己,到了今天我才将它握在掌心,想起当时的它,未被我“宠幸”就被抛去冷宫,真有点可惜。有句话说“只要留着有用的身躯,将来便有效国的机会”,如今,正合了意。


这本书,还没看完,脑子里对他的记忆,模糊得很。只记得,这位伟人,原本是当一位医生,后来明白要医好中国人,不是医治他们的身体,而是医治他们的思想。所以,后来的他,才当上文学革命家。


中五的时候,是一位个子娇小的女老师,将一篇名为《血馒头》的文章让我们默读与作答。血馒头,描述着中国人的愚蠢,他要以这篇文章唤醒沉睡的中国人。也是这篇文章,我认识了鲁迅先生,接触了那有深度的文章。


下一页的标题《连番打击》,我来了。

Tuesday, August 14, 2012

战友的泪

这个sem的大考,我有够大胆下,竟然真的是last minute。进到考场,什么都不想了。乖乖的作答,看见有读到的,便沾沾自喜,没读到的,便叹一口气。眼见一位战友,为试卷空白而落泪,我心也跟着寒了起来。不时提醒自己,不必看得太重,一切顺其自然。其实,成败在考官喊停笔的那一刻起就成了定局。凡事看好的一面,至于它的负面,我们就给它站在那小小的冷宫就好。做最后的努力吧

Sunday, April 22, 2012

再一次暧昧好吗?

暧昧
它真的很棒,让人喜,让人悲,让你想得到,
然人想舍弃,让人拿捏不到,却让人体会到。
也许说,它并没有什么实体,
那个说不清的感觉,很奇妙。
它是舒服的,当后来我们得到了它背后的故事。
它是悲伤的,当后来我只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好孤单。
它与爱情一样,可喜可悲。我在想这个题材时,
心中出现了一个人。一个,我无法在现实世界拉他手的人,
一个,就连在网络世界我也无法表明自己心意的人。
唯有在幻想世界,回味当中的味道。
我一直以为我不喜欢你了,原来,
当接到你的电话时,我是觉得舒服的。
就连我们在一起的画面,我也没有勇气在这里说。
世界是这样,
给我们许多考验,要我们一一克服,我被打败了吗?
不,如果世界要消失前,
我会跟你说,在狂风里大声地说。
我希望这一切会在拥抱下结束。
就算死去,我都紧紧地抱着你。
只可惜我想你也许没有这份勇气,
与我一样。是有缘份的,我们会一起的。
所以,我没有特别悲,反而感恩你给予的感觉还在我心里。
我真的喜欢你,愿你懂我的心,再一次暧昧好吗?

Monday, April 2, 2012

半工读,ok不ok ?

又到了写blog的时间了。
说到写blog的时间,
我向来习惯在Sem Break或开学时发表文章,
其他时间都在忙。

我现在是半工读,一边念书,一边教补习。
说到教补习,第一个好处,当然就是赚到钱。
我只有星期五和六教补习,
这两天的时间可以让我赚到几百块,
就算很好了,
而且我也可以把大部分的时间放在学业上。
起初,
我也没特别的感恩自己可以遇到这份两全其美的方法,
后来朋友在FB问我有关我那还需要老师时,
我才知道自己很好运,
所以我要好好把握机会,把工作做好。
加上自己是个不喜欢买东西要看腰包的人,
所以有了补习买东西给自己比较没压力。
没钱的读书日子,真的很dry。

另外一个好处就是,
我教中学的数学和科学,
对我的学业有很大的帮助。
而且,在college运用到的一些知识,
也可以和学生分享。
希望这互相辉映可以继续美好下去。
唯一的坏处是,有点压力,
因为要做到两边兼顾,
必须分配好时间,不能偷懒。
而且,在课题上除了要会回答,
最重要还是要想怎么去教。
我希望我尽责,
把学生们教好,不要做老鼠屎老师。
学生们,我们一起加油吧!正能量万岁!

Wednesday, February 8, 2012

A New Start

wow~
my sem 3 was started,
it was quite a good feeling for me,
as my holidays were
such a boring long holidays.
My friends agreed v that point
when we met just now.
We only have a lecture for today,
Ms Chia,
a new lecture for us,
she is one of the nice lecture in TARC.
After listened to what
she taught and introduced,
I think I am a follower of her.
She spoke in a quite special way
that sounds like
my primary school's teacher,
pronunciation was very accurate.
I like her anyway.
I hope I can be positive after this,
I try my B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