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6, 2011

几个月后,我回来了

奇怪,怎么我突然想在这做个分享?
恩~看回上一篇自己写下的文章,
再看看现在的自己,现在我已不停留在那个困局了。
什么是我所谓困局?
我一向phy很烂,要我跟他生活,简直要我的命,是个精神上的折磨。
如今,我人在TARC求学,没到时和刚到时的想法一致,
觉得TARC没什么过“人”之处,
现在拥有这里的生活后,好像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也许以前的想法不成熟,
在还未真真了解就下了个负的定论。
如今,要推翻之前的想法好像有点卖花赞花香。
其实,我现在学会了看事情不被眼前美好的画面所影响,
打个比方,我在UTAR时,在那的家,过得挺腐败的,
也许在太舒适的环境使我开始放松,在那仿佛被诅咒般颓废,本来只是个人想法,
眼见个个朋友都陷入这样一个状态,
开始觉得人不能在太好的环境生活。
还是老话一句:“凡事50 50”。
在这里( life in TARC)我过得比较充实,
第一,学的是自己有兴趣的科目,
第二,放学后,和朋友一同到图书馆温书。
或许,充实的生活,是种药,它,能使人心情舒适,
有继续鼓励自己的效果,不会放弃自己。
每一步都是个link reaction,
如果我上一步稍带惰性,恐怕会把持不住,腐败下去。
另外,朋友是个决重要的点子,
一个好的朋友,让我处于充实的状态。
我们偶尔放下书本,一同去走走街,也挺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