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4, 2010

鲨鱼深海

如果你对海洋有兴趣而不了解,或许“鲨鱼海洋,SHARKWATER”能够让你看清楚,海洋生物之一的鲨鱼所面临的危机,它是部思想革命的制作。

除了,努力禁止捕捉鲨鱼,我们也该效法鲁迅,他发现中国人的病要治好,就得先治好思想。同样的,要停止人们对深海动物做出伤害,就得先告诉人们事情的严重与观念。我觉得要了解人体,解剖老鼠也是自私的想法,我们无法阻止,可是思想是我们所控制的!我们应该先知道这是个不对的思想,不能在自私下去,事情才能改善。

虽然现在我在点燃一支蜡烛,想象着,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点燃着一支小小的蜡烛,眼前的是什么情景,你我都知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改变思想,救救这个世界和自己,让子孙有机会看见什么是鲨鱼。

" Soda pop machines kill more people than sharks do.Public pressure resulted in the 1986 international moratorium on whaling. There are no international regulations to protect sharks."

Saturday, September 11, 2010

回忆着过去(2011改版)

回忆着过去

回忆过去这小小的过程,相信每个人都会有,只是人们往往在忙碌的日子里把它放下。如今问问自己到底自己的过去是怎么样的?是快乐的吗?

童年时候的我


童年的我,没有游戏机,没有电脑,更别谈网络,可是却觉得很开心;是小时容易满足还是确实很开心呢?现在的自己,每天接触的不是电玩PSP,就是一些书本,不是书本,那一定是电脑了。拥有了以前所没有的一切,但我并没为此感到兴奋。所以相比之下,我比较喜欢以前的自己。我曾当过小学老师,学生有一次在网络上跟我谈天时说:“老师,我不想长大!”我笑了一会儿,脑袋好像有往后翻的感觉。黑白的画面,一片一片像视频般快速闪过。我回复说:“嗯,老师也是啊!所以啊,你要把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做到最好,那么将来你闭上眼睛回忆过去时才会露出那甜美的笑容噢!知道吗?”他也许不明白我说这番话的用意,因他不曾需要回忆什么。

要好的朋友

小时后的我,有个很要好的邻居,他是阿强。他头发曲卷,是个运动型男孩。他带着我到家附近的老杂货店买了两只风筝,一起骑着脚踏车来到我家附近的草场,尝试着把风筝装上翅膀。一台一千零吉的电玩被那时正在起飞的一零吉风筝给打败了。穿着人字拖得我们,在草地上像跳蚤那样蹦蹦跳跳,看着最后起飞的风筝;开心到了极点。此外,他还教回我下棋,玩游戏王卡牌,打篮球,玩陀螺,还有很多很多。遗憾的是快乐的日子来到了画上句号的时候了。因为一些私人因素他必须搬迁到别处,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玩耍了!今年在一次搭巴士去上学时,遇上了他。原来现在大家都在吉隆坡念书,这突然的相遇真是温暖。

最亲的人


小时后的我,有个很疼我和姐的爷爷(我们都称阿公的)我有两个爷爷,因为我的爷爷在我爸很小时就去世了,奶奶再嫁。现在这个阿公虽然与我没有血缘关系,可是我跟他很亲。他来之中国,我也不知道哪里,只听他对我说过他来自中国唐山!我和姐小时有参加唱歌班,我朦朦胧胧记得阿公因我们的要求,唱了一首《两只老虎》客话版,由于改版的因素,听了很滑稽可是却很幸福。我和姐是双胞胎姐弟,我阿公在我和姐出世没多久就失明了。就连我童年时的样子他也无法留在脑海里,只是有时摸摸我,对我笑说:高过阿公了去年97岁的阿公因为失明加上年纪大了,记忆衰退,已经不记得我了。我跟他说话,他已经不知道我是谁了。看到这个原本爱说话的阿公这样,我鼻子酸了起来,眼泪就快流出来了。妈对我说他已忘记我们时,我还坚持不相信阿公把我忘了。现在回想说的也是,我有时要记得一些东西都是用眼睛来看清楚后才能记下。更何况我阿公是失明的,能够记得我那么久已经很好了。我记得我去外地念书前,他还记得我的名的。那时他躺在床上,我跟他交谈,他用客家话问我:“是谁?”我告诉他后,他才想起是我来了。如果现在有时光机的话,我会想回到以前有阿公的日子;因为我很想阿公,很想在看见他与我们谈天的样子,给我零钱买零食的那个感觉。我记得我阿公很喜欢吃饼干,所以我有一次偷偷买了50money饼(形状像似钱币的饼干)给他吃呢!怕我妈唠叨,所以成功的完成秘密任务!

2010年的最后一天,是我最后一天的考试。那天考完试与朋友去庆祝考试结束时,收到姐姐的信息;他对我说阿公走了。这一声惊雷,破坏了我原本愉快的心情。在唱歌的当儿,我点了一首《萍聚》来唱。闭上眼睛,阿公就在前面,心里对他说:“阿公,我唱给你听,你也要唱《两只老虎》给我听的哦!”阿公,你人已不在,那份你我之间的感情就在我脑子里无时无刻浮现出来温暖着我的心。

我的过去是最美好的;永远爱着,珍惜着这份感觉。你回忆你的过去了吗?那一分钟的活在过去,是怎么样的感受?